By 六年的等待, April 5, 2021

我叫尹夏末,生于80年代,在一个风景优美的海滨城市长大,爸妈都是普通的知识份子,我是家中独女,家里人都非常疼爱我,我想要什么都尽量满足我,但我不是娇生惯养的女孩,从小爸妈就教会我很多东西,教我做人的道理,教我打理家务,什么事情都要自己亲历亲为,不许别人代劳。妈妈是医生,所以家里收拾得特别干净,到现在我也继承我妈爱干净、爱打理的习惯,好吧!我承认我有点小洁癖。

  读幼儿园的时候,老师就发现了我有音乐细胞的天赋,放一遍新的儿歌我很快就会唱,而且音准特好,声音响亮,那时市里六一儿童节搞比赛,我拿了第一名,爸妈非常高兴。特别是我爸,亲了我好几下小脸蛋,兴奋的说:“我家末末幸好遗传了我的音乐细胞,唱得真棒。”这件事情我记得那么清楚那是因为我爸经常会提起它。

  爸爸是音乐发烧友,他会很拉多种乐器,(虽然都不是很精通)他最大的业余爱好就是玩乐器和听音乐,记得那时我读四年级刚流行卡拉OK,新出的大碟机,他先斩后奏买了回来才告诉妈妈,还配置了很好音响,我当时高兴坏了,天天都跟我爸情侣对唱,搞得我妈都受不了我们父女俩,“你们整天唱都不厌吗?音响又开得那么大,我听得耳朵都出老茧了,什么时候歇停一下?隔壁老陆都有意见了。”我妈不满的说着。

  我爸憨憨的笑着说:“是是是,我们唱完这首就不唱了,不过最近我们这小区很多人都买了,个个都兴致勃勃的厮唱着呢,新鲜嘛,老婆大人您就体谅一下哈。”我妈没好气地笑着说:“不管你们了,我看书去。末末,你好像今天没弹琴哦?”

  “哦!我这就去。”我边回答边把麦克风交给爸爸,使了个眼色就回自己的房间。

  我这个人学什么都是三分钟热度,但唯独学唱歌和弹琴,这都是我长期坚持,而且不需要家人催哄打的逼着学的。小时候很调皮,经常和小区的小伙伴做些大人们认为很调皮的事,我爸妈对我没辙了,小学一年级一放暑假就索性把我送到姑姑家,姑姑是音乐老师,去到她家的时候我很拘束,很害羞,也很怕她。我扯着爸爸的衣服,快要哭了的说:“爸爸,我不想待在姑姑家,我要回家。”

  姑姑听到我要回家,就过来抱起我说:“末末,你不喜欢和姑姑玩吗?姑姑又不会吃掉你,我知道末末很喜欢唱歌,那姑姑弹琴,末末唱歌好不好?”

  爸爸马上抢着说:“姑姑弹琴很好听的,很多人想听都听不到呢,你就乖乖在这陪姑姑玩一段时间,爸爸很快就会过来接你回去。”

  第一次那么近距离的看着姑姑舞动着手指在琴键上飞舞,我一下就被迷住了,眼睛不眨的定定看得出神,还有钢琴发出它优美的旋律的时候,我的小心脏跳得好快,心想这个大家伙怎么会发出那么好听的声音啊?嘴角不知不觉微扬起来。曲子弹完,姑姑问我想不想学钢琴?当时我的眼睛兴奋得瞪得好大,我好想大声的说我想学,但我只是害羞的重重点了两下头。

  后来姑姑和我妈妈说,自从那次我看她弹完曲子后眼睛还在死盯着琴键的时候,就知道我会为它着迷,她劝我妈妈让我走音乐这条路

  就是这个暑假直接影响了我以后人生道路,不然就不会和Yen相识、相爱。

What do you think?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